财富自由:财富能量的最高境界(组图)

  这是人类最有钱的时代,也是人们对财富误会最深和最滥用金钱的疯狂时代,就像狄更斯在《双城记》的开头说得一样:“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所以,你可以选择在创造财富的过程中,去净化自己的心灵,也可以在创造财富的过程中泯灭自己的灵魂,这都是你我在生命中的一种选择。

财富自由:财富能量的最高境界(组图)

 



  以上这段话来自一本在众多正从财富层面向精神层面修行的前进者中,风靡了两年多的着名出版物《在财富中修行》一书,我们习惯把这些前进者称为创富者。笔者有幸和该书的作者,善因国际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善因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生命品质(Life Quality)倡导者、世界经济华人十大文化创意人物、《从教练到唤醒者》NLP教练经典译丛编委之一,著名国际企业教练毛凌云有过多次深层次的沟通与交流。

  所谓的众多正从财富层面向精神层面修行的前进者,也就是前面所说的创富者,我和毛凌云先生都不约而同的把他们更多的定位为,在财富成就上不高不低的一群,他们不至于穷到为生活琐事精打细算,也不至于富到不用朝九晚五日日闲暇。更令人不能乐观的是,创富者仅靠固定收入很难获得,在善因文化这几年推出的经典活动《财富能量》研讨会中,所提出的重中之重:财富自由。我们认为,至少在正常的退休之前,这一部分人群都很难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财富自由。

  金钱没有好与坏,它只是一股在宇宙间流动和震荡着的能量,你可以赋予它善的力量,也可以肆意去作践它,全在你一念之间。毛凌云认为,在创造财富的活动中,人们要么唯利是图,要么假装清高,无法在这个过程中建立起与财富和谐的发展关系。其实,创造财富本身就是一种重新检视自己修为的过程,每个人都完全可以把这个过程,作为一种修行和升华自己灵魂的契机。

  就像明代着名商人王现所说过的一段话:“夫商与士,异术而同心,故善商者,处财货之场,而修高明之行,是故虽利而不污,故利以义制,名以清修,天之鉴也。”

  只有真正获得了财富自由的人,才能深切认同现代着名的财富人物沃伦巴菲特曾说过的那句话:从工作谋生的角度来看,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没有人能够让我去做我自己根本不相信的事情,或者我以为非常愚蠢的事情。

财富自由:财富能量的最高境界(组图)

 


  在笔者曾经参加过的善因文化《财富能量》研讨会中,经常听到很多刚刚小有成就的年轻人士在分享过程中提到,他们的人生是黑色的人生。因为,为了生计,为了饭碗,不论在哪里工作,常常都被迫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愚蠢的事情。的确,作为财富积累的发展阶段,大部分人都很难去拒绝做自己觉得是愚蠢的事情。特别是那些在行业或机构内习惯性思维下被动工作的创富者们,为了不算特别丰盛的固定收入,他们无法拒绝来自行业或机构本身的愚蠢要求。有几个人敢不参加行业或者机构内的关系型活动?有几个人在年终总结中说的都是真话?对创富阶段的人士来说,不仅不得不去做各种事实上的蠢事,而且一旦经济危机出现,辛辛苦苦的一点积攒,常常缩水甚至化为乌有。一不小心在经济寒冬中就会被打回原形,肩负沉重的债务。

  而上述的这些问题的关键答案,在善因文化的《财富能量》研讨会中,毛老师曾经无数次的给予与会人士不断升华的标准答案:富足是一种生活方式,金钱则是一种能量,而这些外在的部分是运用灵性法则彰显出来的成果,而这些原理是绝大部分人所不知道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多数人无法获致内在和谐,外在富有的根源所在。他还说在一个人获得财务自由以前,那些愚蠢的事情总是会不断出现,挥之不去,如果你不能正确对待,那么你将生活的日益沉重。而事实上,财富自由的一种生活方式,每个人都能很容易的去执行并逐渐拥有。

  何谓财富自由?众多国内外的权威专家,都曾对财务自由有过这样的标准答案:财务自由就是一个人(家庭)不靠工薪和他人施舍,也能维持既往的生活方式。要获得财务自由,你必须既不必工作又能有足够多的收入,而且这个收入不是来自他人(如馈赠或遗产),不是来自每月上班的薪水。财务自由的标志是被动收入大于主动收入。主动收入是靠主动工作换来的收入,即为而钱工作所获得的收入;被动收入是不必主动工作就能获得的收入,即钱为你工作所带来的收入。从这种意义上讲,当你靠主动收入谋生的时候,你就有点被动了,你就被迫为为钱工作了;当你靠被动收入维持理想的生活方式时,钱就在为你工作,你就很主动了。争取财务自由,就是从无到有、不断增加被动的收入。被动的收入通常来自股票(份)、债券、基金等金融工具以及土地、房产、版权等。争取财务自由的过程,就是主动制造被动收入、把主动收入的结余通过正确的投资转化为被动收入的过程。所以,没有被动的收入,就没有财务自由。有财务自由的人,让钱为他们辛勤工作,没有财务自由的人,辛勤为钱工作。从财务自由的角度看,辛勤工作的目的必须最终让钱辛勤为你工作。财务自由是人身自由与经济上独立的保障。没有财务自由,你就必须服从。

  在我们致力于研究自由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消极自由比积极自由更为根本,更为重要。而在我们研究财富的时候我们会发现,被动收入比主动收入更为根本,更为重要。想要有财务自由,必须有被动的收入。消极的自由让你免受政权的强制,被动收入让你能够掌控自己。而《财富能量》研讨会对财富自由的定义则包含有:财务自由、心灵自由,生活方式上的自由,人不一定能获得绝对的自由,但可以过着一种体面的生活,而财富将是一种很重要的生活保障。在《财富能量》研讨会上有这样一种观念:终极而言,财务自由是关于对金钱的管理,而财富自由是对自己的时间与生活质量的掌控,进而才是对自己生命品质的提升。财富自由能让你做出,你所想要做出的选择,而不是被迫去接受别人替你做出的决定。

  另外,关于对自由的定义,在这里我们需要对这一个词语给予一个正名的机会,由于被称为“欧洲孔夫子”法国哲人,非常崇尚中国道家“无所而治”的思想,所以将“无为”翻译为“放任”(laissez-faire),后来该词便风行英语世界,也成了英国亚当·斯密和边沁“自由主义”的直接来源。所以,在这里的自由我们更希望表达为一种自在富足的生活方式,对于刚刚起步的创富者就是“没有不做蠢事自由”的一群人。在经济上是追求物质满足,还是在打造财务自由的收入结构,对刚起步的创富者来说,好像是一种两难的选择。许许多多人都在为钱工作,成为房奴、车奴、卡奴、婚钻奴等等各种各样的奴。然而,要想获得财富自由,最起码连财务自由都没有完成,就不可能使自己的生活彻底独立起来,因而就不可能获得充分的自由。消极的自由是免于强制的状态,财务自由最能帮助一个人免受经济上的限制。《财富能量》研讨会的一位着名课程教练文信先生认为:先有了财务自由,就有了不去做蠢事的自由,然后可以慢慢完成经济上的自由,心灵上的自由和生活方式上的自由,可以过一种做自己想要做得事情的自在生活。可见,获得财务自由是通向财富自由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尽管政治学家和经济学家们通常对它视而不见。

  资深媒体与商业模式策划人,策中策传媒与地球币金融理财网创始人沈玉明先生认为,财富自由与财务自由从来都不是一个庸俗的话题。财富自由有极为丰富的深层次的道德意涵,它与生活方式有很大的相关性,有些生活方式与实现财富自由是不能并存的。善因文化的《财富能量》研讨会一直都坚定而明确的认为,获得财富自由从来都是一种鼓励节制欲望,节俭生活、获取自尊、甚至倡导环保的文明生活形态。这个研讨会,还要求每个人致力于学习、提升财商并执行储蓄的习惯,排斥奢侈的浪费主义,想要获得第一阶段的财务自由,你必须做到审慎、执着、不断努力,放弃眼前的一些享受的诱惑,延迟自己的消费习性,耐心坚守到甜美果实的成熟财富自由。

  作为《财富能量》的重要课程设计者之一毛凌云先生,还很清晰和客观的表达过,在获得财富自由的看法与各种观点背后,从来不隐晦对金钱的看法,他要人们正视金钱的价值,善用金钱的能量。另外,他还直接说明那些认为钱是个坏东西、对创造财富有心理障碍的人,是很难获得财务自由,更无法体验到一种财富自由的生活新境界。同样那些靠当忠诚的守财奴,也是难以实现财富自由的,守财奴其实就是金钱的奴隶,而实现财富自由的目的,就是让金钱为社会和你自己的生活来服务的。

  如果你有机会参与到善因文化的《财富能量》研讨会中,你一定会明确那些自己心里明白,却又不愿提及的观点,那就是你必须在意钱,但又必须对钱很大度。对钱大度到什么程度,不能决定你能赚多少钱,但可以决定你能装下多少钱,而这种财务上的自由与有多少钱、挣多少钱没有什么关系。有些人,钱不多,却过的很滋润;有的人挣大钱,却入不敷出,不堪重负。所以,第一步获得财务自由更多是你与金钱的态度有关,而不是与数额多少有关,而享有到财富自由则是一种幸福,构建一种财富自由的生活,更是一种甜蜜与美好的追求。最理想的情形就是,人们可以自由地挣钱,自由地攒钱,自由地捐钱,自由地打发钱,自由的构建自己富足的人生,让金钱来行善。